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朕的霸图》朕的霸图txt 第0014章 一刀封五喉 朕的霸图年下攻

《朕的霸图》朕的霸图txt 第0014章 一刀封五喉 朕的霸图年下攻

发布时间:2019-10-24 07:29:10编辑:百小白来源:ag现场厅|HOME集团小说作者:醉寻芳 状态:已完结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朕的霸图》的小说,是作者醉寻芳创作的历史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水寇们的行为动静,让难民们无所适从,犹豫再三,也都跟着站了起来,拱手哈腰行礼。有些人害怕刚逃出狼窝,又落入贼窟,纷纷猛抛媚眼,可

>>>《朕的霸图》在线阅读<<<

《朕的霸图免费试读


水寇们的行为动静,让难民们无所适从,犹豫再三,也都跟着站了起来,拱手哈腰行礼。有些人害怕刚逃出狼窝,又落入贼窟,纷纷猛抛媚眼,可惜卞大头领不解风情,手提铁棍大步走向迎上前的宣崇文等人。

“砰”的一声,两只拳头在空中相撞,又化拳为掌紧紧握在一起,两人相视良久,爽郎地大笑起来。

“就知道师兄非等闲之辈,数年未见,拳棒功夫一点儿没落下,我还没动手,你倒先闯出来了!”卞三郎大笑起来。

“呵呵……哪里哪里!卞师弟过奖了!说来惭愧,若非这位小兄弟先摸掉岗哨,怕是要等到师弟动手才成!”

“哦……他么?看起来年纪不大……”卞三郎一脸审视地看向章钺,言语间不以为然,似乎不太相信的样子。

“章老弟!话说你是怎么拿掉暗哨的,为兄我至今还没弄明白呢!”宣崇文看着章钺猛眨眼睛,那意思不言自明。

“哈!也没什么,先做掉暗哨,再弄掉明哨,总共就十四个辽军哨兵而已……”章钺一脸装逼讨打的样子。

其实,那过程远不是他说的这么轻松。他窜出大营后,先是绻缩着滚到缓坡边沿处,趴伏在地伪装成一块大石头,观察了一会儿也没发现暗哨的位置,便随意扔了块石头打草惊蛇。

果然,坡地下的芦苇荡就有了动静,而且是两处,以这里为点测算距离,两处暗哨潜伏点之间相隔六十步,这恰好在弓箭精确射程之内,而离自己约八十步,滚下坡地可以很快,但下面一段平地就必须要快跑了。

默数了一百二十个数两分钟,章钺又向远处扔了一颗石头,打的芦苇叶子呼啦啦直响,估计这一下吸引了两处暗哨的注意力,同时飞快又无声地滚下了缓坡,猫着腰一阵疾冲,如一条黑线般冲进了芦苇从边,这瞬间的快跑累得他呼呼直喘气。

两处暗哨都被惊动了,还站起身来看了会儿,互相打手势询问着什么,但都没发现动静,又悻悻地躲了起来。他们不动,章钺就动了,先是悄然摸到了北面那处,因为明哨走了。

芦苇从非常茂密,一摇动就会沙沙作响,很容易惊动人。章钺不敢直身走,趴在地上爬行,这从林里湿度和热度要高,山蚊子多得要死,钉了一头疱疱,可是很快就发现,好像走错了,竟然爬到了河边。

又根据现在的地点回想了一下,再爬进去找,可里面孔道四通八达,终于闻到一种特别的味道,是酒香!

于是,两个倒霉暗哨身不由己地来了个对对碰,脸面在脖子的咯嘣声中转向了后背,声带都扭成了麻花,哼都没哼一声就向阎王爷报到去了。从此手里有了刀,就是好办事!另一处两名暗哨不用做扭头鬼了,但却做了断头鬼。

这事办完,明哨就容易了,只是人有点多,但这对经验老到的侦察兵,一点挑战都没有。

章钺戴起了暗哨的皮盔,在芦苇从边晃动几下,向坡地上的明哨招手,带队的倒霉蛋楞了楞,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犹豫了一下,招手带了个小兵走下缓坡。

这自然是送菜,但明哨却没停,远去再回来的时候,章钺又勾引了三个下来,很快就吃掉,还想继续勾引,可人家不上当了。

章钺只好自己上去,袖子里扣了一把短刀,见剩下的五个明哨站成一排,伸长脖子傻乎乎地猛瞅自己,章钺脸上微笑,一边嘴里咕哝着“草泥玛草泥玛”,一边手里瞎比划着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手势。

只剩几步远,再近就要看出来了……

在死神般的微笑下,章钺脚下骤然发力,疾冲上前,同时手中短刀出袖反转,瞬间划过前面两人的的脖颈,第三个时,已经有了反应,但逃脱不了。第五个张嘴想喊,于是他先死了,第四个弯刀已经拔出了一大半,最后还是倒下。

尸体还在抽搐,鲜血还在喷洒,但章钺的身上并没沾上多少,他跑动的太快。加上出其不意,又选准部位,砍瓜切菜,一刀封五喉,就是这么简单!真要刚正面,马蜂炸窝都玩完!

章钺说得轻松,但卞三郎这种见惯阵仗的人,当然就明白,没点真本事,是摸不了岗哨的,这个可不是指一定要多高的武艺。

“哈!这么说……很有些手段罗!”卞三郎一听,伸出大手狠狠拍向章钺的肩膀,但章钺却飞快闪开,让他拍了个空,不由惊呼:“咦呀?果然反应很快!”

“那是当然……话说现在天已大亮,浮桥也烧了,辽军一时半会儿也撤不回去,可谓是进退失据,十分被动,而周军正在南面盯着,卞师弟作何打算?”宣崇文接过话头直切主题,目光灼灼地看向卞三郎。

“瞧宣师兄这话问的,小弟一介绿林中人,哪有什么打算?这要看周军怎么做,你说是么?”卞三郎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。

“切!就那些脓包,否则我岂会送信打扰你?”宣崇文没好气地说。

正说着,一名青巾裹头的小头目飞跑过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急声说:“禀报大头领,辽军在列队集合,准备撤走,可南面的周军似乎得了消息,正全军赶来!”

几人听了面面相觑,跟着大笑起来。

“哈!还真他娘的来了!既如此,咱们见机而行,那辽军的战马看着都眼馋,说不定还能做笔无本买卖。你们先忙着,我去处置一下杂事!”卞三郎大笑,又命令哨探继续观察双方动静,自行去召集大小头领议事。

“崇文兄!那咱们带出的青壮,要不要挑些好手拉出来试试?”章钺的心思又活泛了,一脸的跃跃欲试。

“我也是这般想的,宗景澄那边有百多人,其中乡兵占了半数,我麾下的庄丁护院也有一些基本训练,应该可以凑出三百人,其他不识行伍的青壮就不要了,拉上去只会添乱。你先去把人挑出来,我去找卞师弟要些武器。”宣崇文盘算了一下,转身就走了。

章钺心中大喜,总算可以找辽军出口恶气了,当然重要的是,立个大功劳,以此作为进身之阶。但这有个问题,龙捷军都使刘从诲当然是不错的选择,可以此人这些天来的作为,章钺真的瞧不上眼,在这种人麾下混饭吃,恐怕难有出头之日。

另一个是成德衙内军都校何继筠,这是藩镇势力,难道去给人家当牙兵,从此过上牵马坠蹬的幸福生活?要么……劝卞三郎扯旗造反?

唉……想远了,还是先办完正事,再拉起一支队伍吧!

《朕的霸图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醉寻芳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章钺,辽军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醉寻芳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朕的霸图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章钺,辽军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朕的霸图

朕的霸图

作者:醉寻芳类型:历史状态:已完结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醉寻芳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章钺,辽军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醉寻芳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朕的霸图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章钺,辽军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