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不羡不慕》不慕红花不羡仙 BG文 不羡不慕鬼畜

不羡不慕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不羡不慕》是赵小二着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宋白,燕姐,书中主要讲述了: 一周内,一切事宜接洽完毕。 难的不是看几十页的各类合同,而是在如此仓促的时间内,从工作了四年的原公司辞职。幸好,外贸公司还是比较

ag现场厅|HOME集团|更新:2019-10-21 21:32:00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不羡不慕》是赵小二着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宋白,燕姐,书中主要讲述了: 一周内,一切事宜接洽完毕。 难的不是看几十页的各类合同,而是在如此仓促的时间内,从工作了四年的原公司辞职。幸好,外贸公司还是比较

《不羡不慕》免费试读

一周内,一切事宜接洽完毕。

难的不是看几十页的各类合同,而是在如此仓促的时间内,从工作了四年的原公司辞职。幸好,外贸公司还是比较容易离职的。宋白作为开朝元老级的员工,手上都是公司的大客户,这就意味着提成,是最直观的收入。其他业务员都非常乐意接手。在老板的主持下,几个人很快将宋白手上的业务瓜分掉,交接还算顺利。交接完最后一个客户,发完最后一封邮件,宋白收拾好东西。告别同事们,大家约定周末一起吃顿饭。大家都说同在一个小镇,不怕没有见面的机会。

然而宋白是一个很奇怪的人,也许是她自己的节奏有异。毕业十年,她从没有在小镇的市区遇到过高中同学,一个也没有。也许是其他人变化太大,她没有认出来;而其他人也许看到过她,却觉得也没有什么非要保持联系的必要吧。

这是宋白整个人生真正意义上,第一份正式工作。它磨练了宋白的效率、专业度和抗压能力,承载了宋白职场生涯中的所有成长。宋白也见证了它一步步的壮大,感激它曾提供的机会和帮助,庆幸自己能与它好聚好散。

之前在上海生活了几年后,突然有一天,宋白发现自己只要一乘上地铁就感到窒息,只要走入地下二层就已经恍惚恐惧。第一次发现时,宋妈和友人来上海,顺路看各自的女儿。等宋白下班后,三人同乘地铁回张治中父母在上海的家。乘了一站后,地铁合上车厢门,开启加速前行,宋白突然感到胸口难以言喻的压迫感,完全无法呼吸。在挤满人的车厢里,宋白也站着,却窒息了。宋白艰难开口告诉母亲:“妈妈,我感到无法呼吸了。”然而地铁正在运行中,是无法停下的,这短暂的两三分钟无论如何都要捱过去。那种恐慌感,没有经历过的人,是难以体会的。

在宋白的家族里,从外婆到母亲因不同原因都曾体会过窒息的痛苦。宋母也慌张起来,抱着宋白大声唱起了赞美诗,车厢里许多人都转头看着她们。下一站,宋母扶着宋白马上下地铁,和友人一同打车回去。在车上,宋白解开了衣服领口的扣子,艰难地呼吸过来。

从此,宋白不能,也不敢再乘地铁了。只要是地下运行的或者密闭的一切交通工具都被宋白杜绝了。包括飞机和动车,宋白也是极力避免。这也算是后来她回到故乡小镇的原因之一。

回到家乡后,宋白的呼吸就好多了。尽管回来刚开始的时候,车开到地下二层停车场都有些窒息,渐渐地就好了。故乡的空气是更加湿润,干净和熟悉的。远离城市一年后,虽然一乘飞机和动车还是会有不适,很紧张,但是想办法转移了注意力就好了。宋白曾被公司派遣去参加广交会,和同事们长途旅行,陪同老板去欧洲出差,虽然都有些恐慌,也都克服过去了。

在太平镇,这个沿海的小城市。经济高度发达,满街都是豪车疾驰,没有地铁,也无需地铁。然而,四年后的今天,竟然要开始建造轻轨了。

还有离开城市的一个主要原因,是信号。也是突然有一天,宋白发现上海客厅的电视开始出现信号干扰了,画面经常会糊成马赛克,无论换什么台都一样,宋白的头疾发作得更严重了。

回到家乡后,宋白的头疾发作得规律些了,工作压力大时偶尔也会来访,也还能逼自己忍耐过去。这里没有那么多的信号塔,但是这里的人缺乏常识。有一天宋白刷当地公众号报道,自己村里有户人家竟然在自家楼顶竖了三家公司的信号台,而这户人家的周围邻居发现癌症三人,家属情绪激动打了来调解的警察。

太平镇外来务工人员多,但比较集中分布在工业区,随着内陆经济发展,许多人都回自己家乡去了。太平镇为了整肃经济,也限制了部分有案底的外来人口入境。

未成年的学生时代,宋白曾非常非常渴望离开故乡,离开原生家庭。去小说里描述的超级大都市,灯红酒绿、夜景绚烂的高楼大厦里,邂逅形形色色的大人物。

然而成年后,宋白的人生不由自主地随着张治中走,她依赖着他,如影随形。直到他离开后,她不再是那个影子。而是一个崭新的、陌生的、手足无措的自我。

现在,她要回到那个光怪陆离的想象之城,去兑现曾经对年少时的自己许下的诺言。

回到家,宋白开始准备行李。宋白决定开着自己的车一路向北,也可以还了自己欠自己的公路旅行。宋母仍有些不放心,坚持要送女儿去,宋白温和且坚定地拒绝了她。

周六吃过早饭就出发,下周一报到,宋白想提前到可以休息调整。宋母嘱咐了几句,母女两人简单作告别。对于这对母女来说,分别并不陌生,只是过去都是母亲要去他方告别宋白。宋白一上车,打了方向盘,按下车窗和母亲再挥手告别。宋母嘴里念叨道:“一路平安,与主同在。”宋白微笑着按上车窗,眼眶灼痛,泪水是热的。

手机导航显示将近20个小时的车程,宋白一路开开停停,中途休息吃饭。每开两三个小时就进服务区休息一会儿。因此到晚上九点了,才刚开出京沪高速上了泰新高速,全程过半多一点。

到下半夜三点,开到沧州服务区,宋白实在撑不住了,便停车,开了点车窗,躺在车上睡了会儿。醒来天已经亮了,一看手腕,已经八点了。沧州到北京只要三小时,看着服务区竖着猩红的“沧州”两个字牌,宋白想到被刺字发配沧州的林冲,心中突然感到悲壮而饥渴。宋白下车去弄了点早餐吃,再去刷牙洗脸,在车上抹了护肤品和防晒霜,最后,简单涂了点粉底和口红就上路了。

下了高速,按照定位开上东四环路。一路阳光从高楼大厦的缝隙里照射到宋白的车上,穿过车窗刺着宋白的眼睛。那光是有温度的,灼热。经过朝阳公园,等一个红绿灯,宋白发了微信给这么多天一直负责和她联系的燕姐:燕姐,我大约二十分钟后到贵司楼下。原来朝阳公园并不是一个公园,而是一大片公园。一个小女孩正和她的狗在草地上玩耍,宋白对着她微笑后,踩了一脚油门。

宋白按照导航,开到一处叫京华大厦的地标建筑楼下,这大厦是两栋写字楼连在一起。岗亭的门卫开了闸门,宋白停好车,看了一眼微信,燕姐回复:B1,1401。宋白又给母亲发了一条报平安的信息,在车上整理了一下发型和上衣,换上高跟鞋,下车整理了一下下装,问过门卫就朝着南边那栋走进去。

走进电梯,按下14按钮的手有些颤抖,宋白提着装有笔记本的包包,缓缓地吐出一口气。走出电梯,看到1401的门牌,宋白深吸了一口气,推门进去。

周日,公司没有前台,但仍有人在加班。总体办公室是开放式,宽敞明亮,整个北面都是落地窗。办公桌松散地摆放,三人一桌,只有两组,电脑机位只有4个,餐厅和吧台设在员工作为后面,都在一个空间。这里平时最多只有六人上班,今天只有一个人坐在机位上。南边的隔间应该是领导们的办公室,统一的落地玻璃百叶窗配置,玻璃门上有名牌。燕姐的微信全名叫燕于飞,在进门第二间。

宋白敲了敲门,听到一句“进来”,宋白推门进去,见到那个坐在办公桌后的女人应该就是燕姐。宋白看过她朋友圈的照片,本人和照片差得不多,看上去四十岁左右,一头时髦的红褐色短发,肤色白皙妆容精致,衣着干练得体,身上戴有配饰:耳环、项链和腕表。办公桌旁边放着一只大牌包。宋白对她略一点头,微笑说:“你好,燕姐。我是宋白。”

见到宋白,燕于飞有些惊讶。这个来自沿海小镇的女孩,五官清秀,气质斯文,衣着优雅,没有化妆不染发,戴着玳瑁大框眼镜,看起来真的是近视眼。身上只有一块腕表,星座系列表盘有钻,没有其他配饰。难得,行为大方,吐词清晰,说话声略轻些。当了二十多年的经纪人,燕于飞练就了一双看人慧眼和一种职业直觉。可惜这姑娘年纪稍微大了一点,不然也捧得起来,或许改个年纪也可以。不过,人家是来当编剧的。

燕于飞也点头一笑,起身对宋白伸出手说:“你好,宋小姐哦。“

宋白轻轻握了握她的手,微微一笑。

燕于飞问她:“你怎么来的?行李呢?”

“我是自己开车来的,车就停在公司楼下,行李放在车上。之前我听王先生说公司能安排住宿。”

“嗯,对。我带你去你的位置吧,然后再带你过去见见王总。他今天正好在办公室。”

宋白跟着她出去,走过来时的开放办公区域,往餐厅后面走去。那里有另一个办公室,只有一道拱门,上面的名牌是:编辑部。这个办公室三面也都是落地玻璃,背靠实墙。里面列有四张桌子,比外面的空间稍紧促一些。燕于飞指着最后一张桌子对宋白说:“你就先坐这里吧,你前面那个位置是一个实习生,到时候让她配合你的工作。她每周一三五上班。“

宋白看见那张座位上放着一台一体机,说了一句:“好的。“走过去把自己手上的包放在自己位置上。

“那我们过去见王总吧。“燕于飞面对宋白伸手往编辑部的斜对角指了一下。

王晋文的办公室是整个公司位置最靠里面的,门口设了一个办公桌,上面摆

《不羡不慕》精彩评论

    这个作者(赵小二着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不羡不慕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